圖為地鐵5號線天通苑北站外廣場。出鏡人物:朱良,中國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
  隨著北京地鐵客流的不斷攀升,很多無照商販盯上了這塊客流高度集中“風水寶地”,一些地鐵站口甚至逐步發展成了小型集市。從吃到用,各種商品一應俱全。每天上下班高峰,一些地鐵站口、地下連接通道都聚集著大量商販,有時甚至堵住乘客進出通道。這些地鐵“集市”不僅影響乘客出行安全,也造成環境髒亂,而其背後又是一個複雜的城市治理難題。
  市政協委員朱良認為,游商問題是一個城市頑疾,需要逐步疏導解決。管理部門可以在地鐵站口設置一些合法的固定攤位,但對於肆意占道經營的商販必須進行清理。
  ● 地點一1號線國貿站東南口
  “集市”似商場 自稱有人管
  地鐵1號線國貿站東南口,通往銀泰中心商場的地鐵通道里,地上有一條線。這條線的位置即為地鐵柵欄門,此線以內是地鐵進站口,以外是一片連接商場的空場,乘客進出地鐵都要經過此地。多年來,空場內已經形成了一個有固定攤位的小型集市,鞋帽、圍巾、手套、飾品、筆記本、手機貼膜等品種齊全。
  集市內有十五六個攤位,圍成一圈。最大的攤位占據一個拐角,有三個長約一米的移動衣架,掛著冬衣、褲子,兩個大紙箱子也裝滿衣服和圍巾,旁邊還立著一面全身衣鏡,以方便顧客試衣服。此外,還有賣真皮皮靴的,百元一雙,假一賠十。還有冬日熱門的雪地靴,“皮毛一體”的100元至160元。賣圍巾的攤位前,顧客最多,純羊絨的125元,最貴的350元。
  記者註意到,進出商場和乘坐地鐵的行人,經過這個集市,多數都會駐足觀看。不少人在鏡子前挑選衣服,但又對高出期望值的價格略顯失望。“原以為這種地攤兒會挺便宜的,沒想到有的還挺貴。”攤位多、顧客多,這個地鐵乘客的必經之路顯得更加雜亂與擁擠。
  一位賣耳機的攤主告訴北京晨報記者,這個盤踞地鐵站口的市場甚至還有人“管理”。“所有的攤位都是固定的,而且是‘壟斷’的,不是誰都可以在這裡擺的。”賣耳機的攤主說,有的攤位“月租”高達8000元,這還不是交錢就能搶到的。一位賣筆記本的攤主也說,整個“場子”是有人“看管”的。但北京晨報連日來多次在通道里探訪,並未看到這位攤販口中的“管理者”。
  ● 地點二1號線王府井站東北口
  地下無照攤 一擺四五年
  位於市中心的王府井地鐵站外,也有一排無照攤位。1號線王府井站東北口,通往東方新天地商場,順著地鐵通道走,牆邊有一排攤位,有的賣筆記本、有的賣手套、手機殼、名牌包,每個攤位前時常有人蹲下來挑選物品。不過,最引人註目的還是通道拐角處,一個售賣刻錄光盤的攤位,只要走進地下通道,遠遠地就能聽到一首節奏感極強的英文夜店舞曲,很多經常在此乘坐地鐵的人,對這首歌已十分熟悉。賣光盤的攤主是一位年輕小伙子,他說,這個攤位在這兒已經擺了四五年了。北京晨報記者詢問,每月的攤位費是多少錢。小伙子說:“這不是錢的事,你懂嗎。在這兒,城管、警察都管,但即使逮住也就嚇唬嚇唬,不會關進去。在這兒做生意要有辦法。”
  在北京晨報記者的走訪中,通道里的很多商販幾乎都對執法人員有著一種應對自如的信心。很多商販甚至還很有“把握”地對商品實行“三包”。“放心買吧,不合適明天再來退換。我們在這兒賣了很久了。”
  ● 地點三5號線天通苑北站廣場
  夜晚小販忙 油煙滿天飄
  相對於市區地鐵站的地下通道,城外地鐵站的廣場顯然經營環境要差一些。露天經營,颳風一身土,下雨一腳泥。但城外的執法力量相對薄弱些,客流龐大也是游商們的青睞之處。
  11月30日晚上6點,地鐵天通苑北站廣場上燈火輝煌,煙霧繚繞,這裡一天最“繁忙”的時候又來到了。數十輛小吃車把出站口團團圍住,北京晨報記者和乘客們一起小心翼翼地穿行在星羅棋佈的攤位間。要留神別被鐵板魷魚、烤冷面飛起的油星燙到,也要小心別踢倒了腳底下疑似古董的瓷瓶,還不能踩了人家的手機殼和玫瑰花。
  每個攤位上都豎著一個招牌,有的寫著“大串”“白吉饃”,有的寫著“正宗湖南臭豆腐”還有“大連魷魚”,甚至還有國際品牌“韓國美容粥”,儼然是春節廟會的架勢。需要註意的是,雖然有不少乘客捂著鼻子匆匆而過,也有不少乘客抱著肩、跺著腳在瑟瑟寒風中等待“美食”出鍋。
  “這兒的東西好吃啊,料足!您想這大風一刮,什麼沒有呀!”乘客李先生調侃著,他說,天通苑北站的市場存在了好幾年,也見過當地的執法人員在現場站崗,但只要城管一走,小販立即卷土重來。“我覺得政府管理是一方面,乘客首先要拒絕他們的商品也很重要。”
  應對常態巡查發現即勸離
  在採訪中,北京晨報記者瞭解到,很多地鐵“集市”的所在地,往往也是執法部門重點關註的地區,並有常態巡查機制,但要徹底清理那些游商似乎並不容易。北京地鐵熱線工作人員告訴北京晨報記者,只要是地鐵站外的違法經營,地鐵部門是無權處理的,需要向城管部門投訴。
  在地鐵1號線國貿站東南口,商販們普遍反映,晚高峰的時候不允許擺攤,一來人查就要趕緊跑。一位商販說,其實逃跑也不用跑太遠,只要不進地鐵站區域,城管和警察都沒辦法。北京晨報記者向城管熱線舉報了該地的無照經營攤販,城管熱線工作人員表示,即使是地下的,只要是無照經營都歸城管治理,並表示會及時將信息反饋給當地城管分隊。
  對於1號線王府井站東北口的集市,記者向城管熱線舉報一個小時後,得到了王府井城管分隊工作人員的回覆。這名工作人員表示,王府井地鐵站內的無照攤位已經被勸離。針對如何根治,這名工作人員說:“反正我們在的時候,他們肯定不敢擺,但是我們離開後就不一定了。”同樣,記者在向城管熱線反映地鐵天通苑北站廣場游商聚集的情況後,工作人員詳細詢問了每天集市出現的具體時間,隨後表示會把舉報信息反饋至昌平區城管部門。
  建議設置合法食品攤位 清理占道游商
  市政協委員朱良表示,現在一些地鐵站周邊確實有些亂。對於這些“地鐵攤兒”帶來的問題,首先是占道,對進出地鐵人員產生干擾。再有,很多攤位是販賣食品的,而且有相當一部分是無照經營,這又涉及食品安全問題。第三就是存在治安和安全問題。這麼多人聚集,地鐵出入口被阻擋,一旦發生緊急情況勢必影響疏散。
  朱良認為,地鐵周邊攤點的形成有其原因。首先肯定是存在客觀需求。比如一些上班族買早餐。但有些商品並不是必需品,比如一些小商品。實際是商販在利用地鐵客流大這一商機,占用公共資源在為自己謀利。再有就是執法權問題。地鐵部門只是管理地鐵站內的問題,而地鐵站外的區域,產權上可能歸屬於不同的單位,而執法上可能也涉及到多個部門。比如城管、公安、工商、衛生、環保等部門都會涉及。朱良坦言,自己關註這種違法經營多年,但其中牽扯到多少單位管理,現在也說不清楚。
  另外地鐵“集市”得以長期存在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公眾意見也不一致。朱良表示,現在有一種聲音是要堅決清理,但也有人認為應該給弱勢群體一個生活空間。朱良指出,對於違法地鐵“集市”的處理確實是一個難題,但在難以根治的情況下,當務之急是要解決其中的重點問題。比如占道經營造成安全隱患的,嚴重擾民的,必須堅決清理。同時,政府可以根據市民需求,合理地設置一些食品攤位,制定相應的管理制度。非生活必需品,一定要讓它們遠離地鐵站口,在管理上要設立責任人制度。情況複雜的地區要有綜合執法機制,根據實際情況,制定管理辦法。
  晨報記者 王歧豐 劉洋
  王歧豐 攝  (原標題:地鐵“集市”堵住乘客進出通道)
創作者介紹

hotcha@crystal

fv28fvgj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